沈沈沈沈阿西

【东唐】【东雷】你有没有想过我(5)

    下课了,班导走后,同学们纷纷围住雷克斯,七嘴八舌地讲些什么,旁边的汪大东被无视个彻底。
    “雷克斯,你家住在哪儿啊?”
    “雷克斯,雷克斯,你原来的学校是哪所啊?”
    “雷克斯,雷克斯……”
    汪大东“……”雷克斯,雷克斯怎么这么多人叫他的名字啊!这样如果我叫雷克斯名字只叫“雷克斯”,怎么可以显现出我和雷克斯一辈子好兄弟的关系呢!
    不行,我要变个称呼!
    “雷雷~斯斯~克斯~小雷~”汪大东边念边狂搓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
    这时候雷克斯刚好没人围着,就听见汪大东好像在念他的名字,不过怎么会这么油腻腻的。
    “喂,大东,你在干嘛啦?”雷克斯拍了拍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的汪大东。
    “雷……吓!雷克斯你什么时候注意到我的?”汪大东被吓得抖了一下,忙记着打哈哈。
    雷克斯很奇怪:“我刚刚才注意到,大东,你是在说我的名字吗?”
    汪大东沮丧的趴在桌子上,完蛋了,刚才肯定被雷克斯听到了,好丢脸啊!他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啊!
    “对啊!我是在说你的名字……”汪大东侧着脸面对雷克斯,“整天念叨着我的名字干嘛!我们不都是一辈子的兄弟了吗?”雷克斯忍住摸一摸这头委屈巴巴的金毛犬的冲动。
   “对啊!正是因为我们是一辈子的好兄弟,这份感情这么重要。但是我叫你的名字和别人一样,根本体现不出我们的感情啊!”汪大东抿着嘴,鼓起腮帮子。
    雷克斯哑然失笑,半天也不知道该对汪大东说什么。
    汪大东趴在桌子上想了半天,突然灵光一闪——爸爸说对喜欢的人可以叫他宝宝,那雷克斯是我最喜欢的好朋友。
    汪大立马抬头,兴冲冲的对雷克斯说:“雷克斯,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对吗?”雷克斯看着他的眼睛,理所当然的说:“当然了。”
    “那……那我可以叫你‘宝宝’吗?”
    雷克斯愣住。“宝宝”是什么鬼?!我爸妈都没这么叫过我!汪大东不为人知的“癖好”。
    汪大东见雷克斯一直不出声,以为雷克斯不答应,委屈的耷拉下眉眼:“雷克斯原来不喜欢我啊!”
    雷克斯回过神,就看见汪大东这个模样,听见汪大东说的话,忙回答:“哪有不喜欢,我只是有点惊讶。”
    “那这么说,你答应咯!”汪大东满含期待的看向雷克斯。
    雷克斯不忍心拒绝这个眼睛里有小星星的汪大东,于是他点了点头。
    “宝宝,宝宝,宝宝宝宝……”汪大东一直说着,声音大到班级里的人纷纷侧目。
    “诶,诶,诶……别这样,大东。”雷克斯一边难为情的应着,一边扶额低下头。
    汪大东用傻笑来回答他。雷克斯又扶额,怎么就忘了他是个笨蛋啊!
    教室内的两个少年,窗外的肆意阳光。

【东唐】【东雷】你有没有想过我(4)

    “叮铃铃!”原本热闹的校园一下子安静下来,只余下教室中朗朗读书声。
    汪大东扭头转向窗外,数着窗外树上叶子的纹路,心里还在想着昨天与雷克斯分别的时候——雷克斯会不会忘了我啊!他长得那么好看,一定有很多好朋友吧!昨天看见还有司机来专门接他,家里肯定很有钱……说不定他回到家就忘记我了……(难受😣)
    “来,同学们,有一位新同学要转入我们班,大家来欢迎他!”班导的话让汪大东转过头去,却让他看见一个想都没想到会出现在这儿的人——雷克斯!!!
   雷克斯跟随着老师走入新班级,一进门就快速锁定到汪大东——啊……这个笨蛋在发呆吗?怎么还没有看向我呢……嗯,看到了,别笑了,那个样子搞得你很傻啊,蠢大东。
    雷克斯才不会承认看着汪大东和金毛犬一样单纯得闪闪发光的眼睛,他有点……有点不好意思呢!
    “那么,雷克斯同学,你现在就坐到黄安琪同学旁边。”“好的,谢谢老师。”班导安排好雷克斯的座位,便要开始上课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就举了起来。雷克斯屁股底下的椅子还没坐热乎呢,就听见旁边那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了“老师,我不同意黄安琪和雷克斯一起坐。”
    班导看向汪大东:“为什么呢?大东。”“因为我和雷克斯是最好的朋友。”班导还没开始说话,就被带着哭腔的话打断:“大东,你是不喜欢我吗?为什么不愿意让雷克斯和我一起做同桌?”
    汪大东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他对女孩子一点办法都没有,更何况还是哭着的女孩子。
    这时候,雷克斯开口解围:“班导,大东和我是很好的朋友,而且我身体比较瘦弱,常常生病,到时候要是把病传染给安琪同学就不好了……”雷克斯话音未落,汪大东立马接口:“对啊对啊,班导,像我这么强壮,还可以保护雷克斯呢!”
    他俩一唱一和的,弄得班导一愣一愣的,无奈将雷克斯与汪大东安排在一起做同桌。
    雷克斯将书包刚放入抽屉,汪大东便兴奋的探头过来:“雷克斯,雷克斯,你为什么会转来这里啊!难道……”雷克斯笑着看着汪大东,看见她支吾着说不出话来,便接下去问他:“难道什么?”
     “难道……难道是因为我吗?”
     雷克斯看着汪大东小心翼翼又带着些期待的眼神,忍不住笑着轻轻敲了一下他的头:“没错,就是因为你这个笨蛋啦!”
    “耶!太棒了!雷克斯你真是我的好兄弟!”汪大东恨不得跳上桌子来庆祝欢呼。
   “咳咳咳!”班导清了清嗓子,“汪大东同学,现在是上课时间,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下课再说。”
    汪大东悻悻坐了下来,雷克斯捂着嘴偷笑,眸中含笑地看向大东。汪大东看着雷克斯的笑脸,一边想着雷克斯长得真的好好看啊,一边不自觉的扬起了自己的傻瓜笑容。
    雷克斯看着阳光下汪大东的笑脸,打心底里觉得——汪大东的笑脸比阳光还要灿烂。
    他将一直放在口袋里的指环拿了出来:“大东,这是给你的回礼。”
    汪大东惊喜的将指环拿了过来,放在光下细细端详,意外发现指环内里有他和雷克斯的名字缩写。
    “雷克斯,这个指环是你要送给我的吗?”汪大东笑着看向雷克斯。
    雷克斯面上温柔,点了点头:“这是对于你送给我十字架项链的回送。”
    汪大东一把搂住雷克斯:“不愧是雷克斯,我们肯定会是一辈子的好兄弟。”雷克斯抵不住他的笑,在他怀里点了点头。
    可是未来的路漫长,以后有谁说得准呢!

【东唐】【东雷】你有没有想过我(3)

    雷克斯在汪大东家住的很开心,因为每次自己一个人在家都会感觉很孤独。可是在汪大东家里永远感不到孤独,他们一家人每天都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汪伯父和汪伯母对自己都很好,甚至有时候好的都有些多了,这导致汪大东有些郁闷,明明自己才是亲生的啊!

    可是汪大东本身对雷克斯也是好的过分,一旦汪大东有什么好东西或者说什么感受都会和雷克斯分享。雷克斯只是呆在他身边,时不时的给汪大东一些建议或者出一些?点子?

    可是这种温馨的感觉雷克斯还没有感觉够,他就被自己的父亲带走了。那一天汪大东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牵着雷克斯的手叫雷克斯不要忘了他,并且还把从小戴的十字架项链送给了雷克斯。

    雷克斯坐在车上,低头摸索着那条项链,似乎眼前又浮现出汪大东那傻兮兮的笑脸,无奈一笑——你才是嘞,笨蛋汪大东,不要忘记我啊!

    这时候,父亲的助理又不合时机的打断了雷克斯的想法:"少爷,雷董事长希望你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下一次不要再这么擅作主张了。"雷克斯沉着一张脸,手里的拳头渐渐攥紧,在意识到疼痛之后,又松开来。
    他没有吭声,只是转头望着车窗外飞速倒流的景色。

    助理看见雷克斯抿紧的嘴唇,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少爷,雷董事长的意思是下次您不要再跑出去了,这样雷董事长会很担心的,另外,至于您私自偷练异能,培养自己的战斗指数这件事,雷董事长说他就当做不知道。"雷克斯惊讶的看向助理:"父亲,他真的……这么说吗?"看
    见助理点了点头,雷克斯的心情有些轻松起来。

    不过,在雷家是不准修炼异能的,因为之前雷家有和别人立下约定。现在父亲为自己毁了这个约,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啊!但是父亲又说当他不知道自己修炼异能,是不是要帮他瞒下这件事?
    可还没等雷克斯想明白,车子就到家门口了。雷克斯下车,进入家中,就看见雷龙坐在客厅的主位上,一幅生气的模样。身旁坐着自己的母亲——来玉萍,也是十分端庄的坐在雷龙的身旁。
    雷克斯:???说好的不生气呢?为什么像三堂会审呢?
    雷龙看见自己的宝贝儿子从门外走进来,激动的想站起来,却被身旁的妻子一把掐住,按住坐了下去。来雨萍面无表情的死死掐住雷龙,然后狠狠地扭了一把,这才让雷龙坐了下去。只可惜雷龙被掐的眼泪汪汪,也只能跟没事人一样。
    雷克斯没有太在意,像往常一样,好似所有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父亲,母亲,我先上楼了。”“站住!”雷龙叫住转身就要上楼的雷克斯,“我和你母亲还有些话要和你说。”
    雷克斯又回来,坐在另一旁的沙发上,一幅认真聆听的样子,其实心里暗暗想着:该来的总会来。
    来雨萍看见儿子这幅生疏的样子,心里难受极了,都怪自己和雷龙平日里太忙,让儿子养成了这个样子。还记得那天看见儿子和那个叫汪大东的小朋友笑成一团的样子,那才是他这个年龄该有的样子。
    雷龙见身旁的妻子没有开口,他便说了话:“你私自修炼异能这件事,我不会去管,可你身为我雷龙的儿子,按照家族中的规矩,你是不准的……”雷克斯低头抿了抿唇,“可是,既然你有这样的能力,你就要好好把握,要把自己的异能修炼好,不要让其他人看出来。”
    雷克斯惊讶的抬头,这是允许我继续修炼异能了吗?!雷龙看见儿子这个样子,心里暗暗一喜:哈哈哈哈哈儿子怎么样,老爸争不争气!
    来雨萍看见这父子俩的样子,清了清嗓子,让他俩注意到自己的存在:“而且,看你最近和一个叫汪大东的小朋友玩得很好,决定把你从原来的学校转到他的学校去……”
    雷克斯更加惊讶了,这代表自己和大东以后要常常见面了吗?太好了!
    来雨萍看见儿子那欣喜的样子,嘴边浮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可是话锋一转:“但是,你不能透露任何有关你身体异能的事给汪大东,你必须按照之前你的身体情况面对汪大东。”
    雷克斯呆住了,这也就是说自己必须瞒着大东喽!可是,他和大东是最好的朋友啊,朋友之间怎么可以有秘密呢!
    雷克斯紧紧的皱着眉头,上了楼。
    楼下雷龙对正在品茶的来雨萍说:“老婆,你这也太恶趣味了吧!”来雨萍淡淡一笑:“这不过是对汪大东的考验罢了,看他能不能过去了。况且,儿子的这件事的确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而且我相信刀鬼刀疯的儿子是有能力的……”
    楼上雷克斯想了半天,没想出结果,就放弃了。他躺倒在床上,心里想到汪大东见到他在学校里的样子,真的是蠢透了,可是脸上却透出掩饰不住的笑。
    就是这样,雷克斯即将到达汪大东校园,他们俩的友情?爱情!将会纠缠不休。


(另外雷克斯的老爸是雷龙是我瞎猜的,雷克斯的老妈叫来雨萍也是我瞎掰的哈哈哈哈哈哈求别打)
  

你有没有想过我(2)

    雷克斯其实是一个很偏执的人,外表他看起来很斯文温柔,实际上他想要的东西就必须要得到。当初遇见汪大东是他人生中的一个意外,也叫他无法控制的陷了进去。只记得那天的雨很大,而汪大东的笑脸却像阳光一样……

    "滚出去,就当我雷家没有你这个儿子!"随着一声巨响,雷克斯踉踉跄跄的跑出了雷家的大门。记忆里这是第一次反抗父亲的决定,没有听从安排,做了自己想做的事。外面天越来越暗,雷声闪电也不断,很快,雨开始下了起来。

    雷克斯不知道要往哪里去,只知道要找一个地方躲躲雨。他一路上躲避着雨水,紧接着他看到了一栋房子——那里,好像是一座教堂。他管不了那么多,加快脚下的步伐,推开那扇门进去了。

    教堂里常年是亮着的,不过今天好像雨太大断电了一样,只有几根蜡烛燃烧着,维持着教堂的光明。雷克斯在椅子上坐下,脱掉湿透的上衣外套,打算拧一拧。他一边拧干衣服,一边打量着这座教堂——不错,挺干净的,就是灯光有点昏暗。

    风开始大了起来,蜡烛的灯火有点摇晃,这让尚且年幼的雷克斯有点胡思乱想起来——这么大个教堂,怎么没有一个人,还是说这里会有……"诶,你是谁啊?"一只手搭上了雷克斯的肩膀,雷克斯吓得一抖,不敢回头。"问你,你为什么不回答我啊?"那个人继续问雷克斯,雷克斯转眼一瞟,咦,有影子,那就不是鬼喽。

    他转头一看,一个发色有点偏金色的小子正看着他,那小子看见雷克斯转头看他,还露出傻气十足的笑容。雷克斯没有说话,倒是那小子又重复了一遍:"我是汪大东,你是谁啊?还有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教堂这儿呢?"雷克斯扶了扶自已已经被雨水弄花的眼镜,开始自我介绍:"我叫雷克斯,因为跟家里人吵架所以跑了出来,因为雨太大所以只能找个地方躲雨。"

    汪大东拍了拍雷克斯的肩膀:"那你不要太伤心了,你可以在这里呆着等雨停……对了,你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不如去我家洗个澡把身上的衣服换了吧!"雷克斯挠了挠脸,奇怪,自己的脸为什么会那么烫啊,头还有点晕晕的,是因为汪大东太善良所以心动了吗??!还有汪大东你在讲什么啊,为什么你的身影都变得有些模糊了。汪大东看见在他讲完话之后,雷克斯满脸不正常的红,眼睛好像也要闭上一样,整个人好像在往地上倒诶!!!爸爸妈妈,你们快来啦,这里有人要昏倒了!

    雷克斯醒来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这是哪里啊?汪大东呢?我不是在教堂里吗?

    雷克斯刚要起身,汪大东以及后面跟着两个不知名的夫妇退开门走进来,见他要起来,汪大东连忙跑过来小心翼翼的将他扶起身来。雷克斯看向汪大东问:"这是哪儿啊?"汪大东还没有吭声,后面的那对夫妇就将手里的汤递了过去:"我们啊是大东的父母,大东已经向我们说了你的情况,雷克斯你就安心的在我们家住吧。"

    汪大东接住汤:"雷克斯你发高烧了,医生说你身体很弱,要静养一段时间呢。"说完,用勺子舀了汤,要往雷克斯的嘴边送去。雷克斯偏了一下头,躲过了那一勺汤:"大东,你不用这样,我自己能来。"说完,伸手就要去接那碗汤。汪大东执意不给:"你身体还没好,还是我来吧。"

    雷克斯争不过汪大东,只能任由汪大东给自己一勺一勺的喂汤喝。汪氏夫妇在后面看的很是欣慰,自己的儿子打小就会体贴照顾人了,看来儿子长大啦。

    就这样,雷克斯在汪大东的家里住了一段时间。

【东唐】【东雷】你有没有想过我(1)

    "来让我来为你们隆重介绍一下终极一班前任老大,人称史上最强高中生——汪大东!!!"金宝三一身怪装在奇怪的BGM里诉说着他对东哥的一往情深???!汪大东也在此时观察着终极一班现在的情况——环境都变了,人也都变了(当然,金宝三是例外)当年的课桌椅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记得自己的那套……自己哪有课桌椅啊,不都是躺椅吗?!

    正当汪大东正满脑子疯狂吐槽外加怀念时,"东哥~东哥~宝宝这些年真的好想你哦~"金宝三肉麻地朝汪大东撒娇??!激起众人的鸡皮疙瘩。"东哥~""砰!!!"金宝三倒地,汪大东将龙纹鏊收了回去,真的是几年不见,金宝三脑子里的内伤还没有好啊。

    没有管还趴在地上装死的金宝三,汪大东径直走向了雷婷:"就是你,刚才差点打上了我的小妹妹。"雷婷收起手上最新版的时尚杂志,抬头看向汪大东:"是我又怎么样,大叔,你搭讪的方式真的很老诶。""嗯(⊙_⊙)我很老吗?你居然叫我大叔!"汪大东震惊,现在的小朋友都这样吗,看到略微大一点的人都叫大叔嘛。

    雷婷看着汪大东一脸的无辜,心中暗暗地叹了一口气,拿起刚放下的杂志盖在脸上,假装睡觉。汪大东炸毛了,现在的小朋友都这么没有礼貌的嘛,不想说话就假装睡觉哦!算了,不和小朋友一般计较。汪大东找了一个位子,看着雷婷——怎么越看这个小妹妹,越觉得她像记忆里的某个人……

    "雷克斯,我想你了。"

    "雷克斯,说好要陪我一起念完高中的。"

    "动雷克斯就是动我。"

    "雷克斯,别怕我在这。"

    "雷克斯,你真是骗我的吗?!"

    "雷克斯……"汪大东看着雷婷的脸忽然说出某人的名字,雷婷的眼睛一下子睁开,因为被杂志挡住,所以汪大东并没有看见。

    雷婷心中暗自震惊——过了十年,这个大叔还是没有忘记堂哥吗?那接下来的情况要和堂哥说嘛?这一切的心理活动汪大东当然不知道,他只是看着雷婷的脸不断回忆起记忆中与那个人从小到大发生过的种种事情,最后的记忆就是他的背影以及那句非常绝情的话……

    "喂,新来的,你盯着老大在想什么呢?"那个谁伸出手在汪大东眼前晃了晃,将汪大东从深陷的记忆中拉扯回来。

    汪大东暗自苦笑,明明最后那个人都断了之间的联系,只有自己这个傻瓜还在苦苦追寻,谁知道那个人他会不会在乎呢……再说,自己来这里是为了查禁药的事,怎么看到相似的脸还想起他呢?都怪这破气氛,害自己差点都快要将那人的名字说出来了。

    殊不知,他已经说出来了,而且被他的堂妹听见并且告诉他了……

    (雷克斯即将回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开心)